当前位置: 郭寨新闻>> 财经>> 祝宝良:目前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在于增强、提升、畅通
祝宝良:目前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在于增强、提升、畅通
发布日期:2019-12-02 15:56:02

 

新浪财经讯10月17日讯——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、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2019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国际峰会论坛于10月17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。会议的主题是:转型与创新——走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。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朱宝良出席并发表讲话。

朱宝良表示,从2018年7月开始,调整供给侧改革任务,将去杠杆化这一重要任务转变为结构性去杠杆化,并提出稳定的杠杆化建议。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有人提到,我们当前供应方结构改革的主要任务是一项八字政策,要求加强、升级和疏通。我们要继续巩固“三消一减一补”的成果。朱宝良认为,目前的主要工作重点是以下三个字:加强、升级和疏通。

以下是演讲的抄本:

朱宝良:女士们先生们,下午好!很荣幸有机会参加国际银行和保险峰会论坛。给我的主题是金融如何支持供应方改革。

众所周知,供应方改革是在2015年提出的,当时我也参与了报告的起草。供给方面的改革主要是,经过几年的经济发展和变化,我们提出从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要素供给质量的角度,促进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,提高我国全要素生产率。最终目标是满足需求。事实上,这个问题是从供求两方面解决的。最终目标当然是满足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,主要是通过一些改革措施来调整我国的产业结构、要素结构和收入分配结构。这是我们当时对供应方改革的主要定义和想法。

我们为什么要进行供给方面的改革?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们是如何改革的?我们的供应方改革有几个广泛的背景。主要背景是2012年后,特别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,2012年期间,在我们从2008年到2012年大规模刺激经济增长后,2012年我国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些矛盾和问题。我认为这些矛盾和问题仍然存在。从2012年到2016年,中国出现了非常矛盾的经济现象。我们把这种现象解释为一种叫做四滴一升的矛盾。我们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降,从2012年中国经济下降到现在的8%。统计数字将于明天公布,估计将降至6%左右。经济增长的速度一直在下降。当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时,我们工业产品的价格一直在下降。尽管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,但自去年11月以来,中国工业产品的价格又开始下跌。当工业品价格下跌时,企业的生活非常悲惨,因为没有利润,但房地产价格和居民消费价格稳定在一个水平上。企业日子不好过,政府日子不好过,财政收入迅速下降。

根据四项卫生政策产生的问题,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解决它们?凯恩斯认为,如果市场体系完善,产能过剩可以消除,我们就可以继续大规模刺激经济。如果经济需求被推高,工业品价格会不会再次上涨?工业品的价格上涨了,企业的利润也提高了,不是吗?政府收入也有所改善吗?经济增长的规模上升了吗?2012年,我们启动了第二轮大规模刺激计划,2013年,我们启动了第三轮大规模刺激计划,导致了一升矛盾,增加了金融风险。这明显表现在两个问题上。我们投入的大量资金导致企业杠杆率很高,居民杠杆率很高,企业负担越来越重,还本付息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人们常说我们都在为金融业工作。

钱出来后,不能进入房地产企业、工业部门,全部进入房地产,导致三轮房地产价格飙升。根据一升的矛盾,既然金融风险在上升,我们就不能再大规模地刺激它了。前四滴告诉我们要刺激,第一滴告诉我们不能再刺激了。我们在制定国家宏观政策时应该做什么?没有刺激,就没有刺激。这是中国供应方结构改革的主要来源。从需求方面来看,中国的需求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供给方面有问题,所以我们必须从供给方面解决问题,调整结构以满足需求。从2016年到现在的三到四年里,一些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。我认为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,甚至正在恶化。这是我们当时在供应方结构改革中看到的主要现象。

近年来,我们对其背后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。为什么此时出现“四降一升”的矛盾,我们必须在供给方面进行结构改革?这背后的主要问题有两个。首先,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变化后,需求结构也在变化。需求结构变化后,人们对更好的生活有了需求,而我们的产业结构跟不上人们的窥探。第二,生产要素的供给在过去发生了变化,包括劳动人口,包括科技进步。我认为有两大挑战。第一个挑战是,短期贸易战导致我国外贸出口下降和工业向外转移。第二,科技战争造成了我们明显的“瓶颈”问题。“瓶颈”问题一旦出现,就凸显了我国过去要素供给过程中科技水平、人才水平和金融支持主体能力不足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的结合迫使我们加快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。

这个问题是在2015年提出的。当时的当务之急是解决“四减一升”的矛盾。其核心是消除过剩产能、当时的房地产库存、企业和政府的杠杆比率。一旦下跌,财政日子将会更加艰难。当时,对每个人来说,降低杠杆率最重要的方法是收紧货币。到2018年,一旦货币政策收紧,我们就会有问题,经济增长将开始下滑。因此,现在如何降低杠杆是供应方结构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。鉴于当时“四降一升”的矛盾,当时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的主要任务是“三降一降一补”,以消除产能、库存、杠杆、成本和短缺。从2016年到2018年,我们通过一些行政、市场和法律手段消除了一些过剩产能。从2016年到2018年,中国工业品价格,特别是原材料价格开始上涨,企业利润开始提高。那些年,我国财政收入增长率相对稳定。2016年至2018年两年多后,淘汰产能和库存的阶段性任务基本完成。因此,2018年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去杠杆化。由于上半年过度去杠杆化和贸易摩擦的影响,中国经济在2018年开始大幅下滑,并一直在下滑。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下降了七个季度。

从2018年7月开始,我们再次调整供给侧改革任务,将去杠杆化这一重要任务转变为结构性去杠杆化,后来提出稳定杠杆化。与此同时,消除产能和库存的基本任务已经完成。面对这种形势,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当前我国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八字方针,即巩固、加强和改善畅通。从现在开始,这是我们供应方改革的主要任务。为了继续巩固“三比一、一减一补”的成果,“三比一、一减一补”的重要任务是在分阶段清仓和清产核资任务完成后稳定杠杆。同时,一些僵尸企业在“三比一,一减一补”的情况下应该被允许退出。过剩的产能也应该收回。同时,应该努力弥补短缺。

主要工作集中在以下三个字上:第一,加强。主要是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,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、融资成本高、产权保护等问题。因为工业品价格去年又开始下跌,企业的生活又开始难过了。

第二是晋升。提高我们的产业链水平,不仅包括制造业,还包括生产性服务和生活服务。同时,要充分利用中国超大市场的优势和创新的优势,在中国创新中形成一定的竞争优势,防止“瓶颈”效应。为了促进我国的产业链和价值链,金融在这一过程中的作用非常重要。后来,我们提出了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,这应该得到银行保险的支持。从产业链升级的角度来看,是发展资本市场,增加直接融资比重,通过产业基金和科技创新板解决一系列问题。

第三个是畅通无阻的。我们的生产、流通和经销应当流通和畅通。在这一过程中,金融服务实体的能力非常重要,也是我们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们已经实施了将近一年。有许多口号和想法,但具体的方法来加强,升级和开放它并没有完全打破这个话题。因此,第四个问题是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工作来支持金融的增强、促进和顺畅流动。因此,今年3月22日,我们提出了金融供给侧改革,以进一步深化金融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改革。

在银行和保险问题国际首脑论坛上,看看我们能否提出好的想法来支持我们实体经济的发展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当然,如何应对金融部门提出的问题,如何改革金融供给方面,各级银行、保险公司等都有许多创新的方式,也有许多国际经验。像普惠金融(Pratt & Whitney Finance),像投资和贷款联动,像金融租赁,像产业链融资,有各种各样的产业基金。我们从事宏观研究。虽然我们做了大量工作,但进一步解决实体经济中存在问题的金融供给方面的改革尚未破裂。今年,我们在金融领域做了一些非常好的事情。一是改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,二是利率市场化改革,三是推出科学创新板。此外,我不知道在担保人银行进行金融处置后,金融风险是否正在趋同。至少金融风险的可控性得到了增强。下一步是解决金融供给改革,进一步改革金融部门,支持我国供给改革的推进。在利率市场化的下一步,特别是在股票市场进一步改革和金融开放方面,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我们不断创新一些融资方式和模式,以及如何考虑金融的科技问题。我认为这些是我们在进行下一次供应方改革时应该考虑的问题。我自己没有太多发言权,我只是提到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支持金融实体,这条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最后,我希望论坛能变得更好、更成功,并能提出许多好的方法和想法来支持我们的经济发展。这就是我要说的,谢谢!

来源:新浪财经

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金融信息

内蒙古11选5投注 彩客网 特区彩票

新闻热点
栏目热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ohubli.com 郭寨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