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郭寨新闻>> 文化>> 大英博物馆里那些被外国探险家用低价获取、盗买的敦煌珍贵文物
大英博物馆里那些被外国探险家用低价获取、盗买的敦煌珍贵文物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09:59:01

 

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8期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上。文章的原标题是“大英博物馆的十大敦煌宝藏”。严禁未经许可转载,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。

整理/张嘉靖

《释迦牟尼神鹰山景》

(sākyamuni在秃鹫峰上布道)

唐,8世纪,巨型刺绣画,241厘米×159厘米

这幅刺绣展示了释迦牟尼在灵鹫山的陈述。整幅画由五尊佛像组成,顶部是天篷和飞天,底部是众多的支撑物。刺绣中心是站在莲花宝座上的释迦牟尼。佛陀偏向右肩,右手垂直向下,左手拿着长袍的裙子——这是秃鹫山释迦牟尼所有照片中常见的姿势。

这件作品色彩丰富,工艺精湛。这是敦煌藏经洞出土的最好的作品之一。与大英博物馆其他大多装饰性的刺绣作品相比,这幅画和其他丝绸画的净土画一样壮观。值得一提的是,佛像围绕主雕像的布局,就像我们在雕像中看到的一样,显示了一定的空间深度。这种用刺绣来表现空间感和体积感的分裂缝绣双层编织法,是初唐时期的一大技术特色,呼应了同时注重层次和立体感的绘画和雕塑艺术。

没有官方名称,“释迦牟尼的天堂”

(释迦牟尼的天堂)

唐,800 ~ 850年,巨型彩绘丝绸画,168厘米×122厘米

这幅巨画是以中国传统建筑为背景的。整体构图简洁明了,主要人物突出。释迦牟尼坐在两个菩萨之间,呈层状对称的框架。在他下面是一群正在表演的舞者和音乐家。下一个方便是如来,他的长袍上有太阳和月亮的标记。这个场景可能是为了展示释迦牟尼在《莲花经》中描述的宇宙。照片的底部是一排支持者,他们共享一种崇拜和尊重宗教的精神状态,并愿意牺牲自己。

两边是一系列漫画,讲述了释迦牟尼前任的民间传说《感恩书》中悉达多王子的故事。被追捕的悉达多王子和他的父母逃出了宫殿。食物吃完后,悉达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父母,他们每人拿了一块肉,把他留在路边。不久,一只饥饿的狮子出现了,非常善良的王子决定给他最后一块肉。狮子非常感动,展示了因陀罗的真实本性,并帮助王子恢复了他的身体和力量。这幅丝绸画很好地证实了敦煌佛经的内容。

佛陀和五星的地图

(tejaprabhā buddha和五大行星)

唐,897,彩绘丝绸画,80厘米×55厘米

这幅国宝画是中国最早的艺术作品,代表了五大古典行星。它不仅题材罕见,而且还刻有如下铭文:“甘宁四年一月八日,弟子张怀兴画以示庆贺。”准确记录创作年份和艺术家姓名。赤生广佛是中国佛教释迦牟尼的教轮。这一形象始于唐代,盛行于宋元时期。它在明朝仍然流行,直到清朝才逐渐消失。

这幅画由佛祖和五星组成。众神都骑在五彩缤纷的祥云上。赤生广佛全身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。他骑在公牛领头的汽车上,向左转。在他面前的祭坛上有一套华丽的金祭祀器皿,身后飘扬着两面旗帜。上面的天篷随风飘动,人影的脸上露出金光。祭祀容器被涂上了墨水,开始时可能使用了金色晕影。

在炽热的光佛周围,五星雕像逆时针排列:木星是戴着猿冠的女人,穿着黑色衣服,拿着笔和纸。那个戴着猪帽、身穿青衣、手持鲜花和水果的男人是水银。戴着牛冠、张西和棕色皮肤的婆罗门人是土星。头上戴着鸟冠、皮肤洁白如雪、穿着白色训练服、手握琵琶的女人是维纳斯。外面的人戴着驴和马的皇冠,红皮,四只手拿着箭、弓、剑和三叉戟,是火星。图中融合了中国和印度的传统元素和人物,五星属于道教,体现了佛教和道教融合的思想。

这幅画美丽而耀眼,可能是在宗教游行时挂在游行队伍里的。

《易经图》

(描绘维摩诘经的画)

唐,751 ~ 800,彩绘丝绸画,140厘米×116厘米

文殊菩萨在《维摩经》中拜访生病的维摩居士是敦煌绘画中的一个常见主题。维马尔是一个富有的印度门外汉,他在佛教方面有口才和渊博的造诣。当佛陀委托他的门徒去拜访生病的维马尔时,门徒们记起他们被维马尔的论点打败了,一个接一个地拒绝了。因此,文殊菩萨同意前来拜访,并聚集了大量的人来聆听他们的辩护。这种防御包括唯一的方法和菩萨病。故事以文殊师利从心底钦佩维马尔的渊博知识而告终。

《维摩经》是大乘佛教最重要的经典之一。有几个中文版本。这幅画的基础很可能是鸠摩罗什406年的译作。虽然敦煌、云冈和龙门石窟的壁画已经证明了《维摩经》在中国的流行,但在丝绸和纸画中没有发现其他译本中描绘的作品。尽管这幅画损坏严重,但它的详细描述非常详细。《维马尔》中的辩论所引发的几个奇迹被描绘在防御场景之上,具有很高的艺术和文本价值。

没有官方名称,“亚瑟王萨摩亚”

(ucchusma)

唐,9世纪末,彩纸画,81厘米×31厘米

武王沙蒙是放置在密宗和禅宗寺庙中的愤怒雕像之一,也被称为喷泉金刚、触摸金刚、火头金刚和不朽金刚。由于他能抑制世界上的污垢,武术之王怀俄明在中国被视为“不洁”菩萨。敦煌画中可以看到几个例子,大多出现在观音成千上万只手和眼睛周围的群体图像中,经常出现在火金刚头图像中与绿面金刚相对的位置。

“怜悯和怜悯拯救痛苦的观世音菩萨”

(大慈大悲的观音救星)

五代,947,木版,32厘米×20厘米

这本书左边的对联名为“慈悲救苦观音菩萨”,右边的对联介绍是敦煌归义军首领曹袁钟创作的。两副对联中间的观音左手作为解释印章,右手作为干净的瓶子。由于图文印刷板是由两块木板拼接而成的,印刷时会发现整体布局不够整齐。下文的一半介绍了曹袁钟的头衔和职位。剩下的就是祈祷该地区的和平与繁荣。直到今天,观世音菩萨仍是佛教印刷材料中最有影响力、传播最广的形象之一。

没有官方名称“千手千眼观音图”

五代,十世纪,彩纸画,40厘米×30厘米

千手观音是阿弥陀佛的左侧翼,与阿弥陀佛和大趋势菩萨(阿弥陀佛的右侧翼)一起被称为“西方三圣”。“千”意味着无限和完整,“千只手”代表无限和巨大的同情,“千只眼睛”代表智慧的完美。根据大藏经,观音的成千上万只手和成千上万只眼睛可以造福所有有情众生,并根据他们的机会满足所有的愿望和要求。在这幅画中,菩萨的一千只手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圈,握着太阳和月亮、贝壳、珠子、器皿、卷轴等。佛头上冠有阿弥陀佛的形象。

没有官方名称,《敦煌帛画佛教传》

(绘有佛陀生平两个场景的横幅)

唐,9世纪,彩绘丝绸画,50厘米×20厘米

这个横幅只有两个场景,每个场景都有一个长方形的铭文,但没有文字。整幅画没有使用非常复杂的技巧,但表现出一点幽默。

在上部,悉达多王子坐在中间的平台上,他的妻子雅兰德拉在他们旁边的走廊里。他们前面是一个舞蹈演员,穿着中国服装,长袖,脚趾上绣着云彩的舞鞋,由一群音乐家和两个跪着的人陪同。这一幕展示了王子在他父亲宫殿里的幸福生活。

下图显示他半夜逃跑。这一幕发生在宫墙之间。前面可以看到扛着旗帜的卫兵,宫殿墙上的旗帜表明黑暗中有更多的卫兵。其中两个在墙的中间。在宫殿的上方,王子骑着一匹马,每匹马的蹄子都被一个人放在膝盖上以平息噪音。这一场景标志着王子从宫殿向忏悔生活的过渡,这可以结合他告别坐骑和马夫的其他艺术场景来研究。

北宋敦煌步兵首领张克桥,无官名,提供:观音菩萨像

(观世音菩萨的画?瓦拉坐在莲花上)

北宋,972年,彩绘丝绸画,92厘米×59厘米

这幅小型祭祀画在许多方面反映了10世纪末敦煌佛教艺术的特点。当看到这幅画时,最引人注目的是它以绿色和橙色为主色调的鲜艳的色彩搭配,以及出现在下栏的同样姿势的男性和女性支撑物。这些特征让人想起10世纪敦煌石窟壁画,但壁画中往往有许多以淡绿色为主色调的场景,支撑物的大小几乎相同,并围绕墙壁排列。在这幅丝绸画中,男人们肩并肩地站在有装饰边的垫子上,而相反的人则穿着亮黄色的头饰(代表黄金饰品)和华丽的发夹发型。两个袖口上都有刺绣图案。

虽然以奢华的装饰为代表,但这幅画的描绘能够反映出当时敦煌的孤立背景,其表现也趋于简单化。观音周围的八位菩萨只留下很小的空间,祭坛挂布的下端也省略了“南五观音菩萨”的字样。此外,在挂布上写字时,没有充分考虑文字的布局,所以最后两个字“菩萨”没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。

没有官方名称

朝鲜,5-6世纪,纺织品,17厘米×10厘米

这两块三角形的纺织品碎片最初被用作飘带的头巾。它们是用丝绸经纱和平纹织物织成的,正面为白色,背面为红色。一群群对立的龙、老虎和凤凰形成一个拱形网格,边缘有卷云。在它的身体里,东西方文化的特征,如西方的卷云图案和东方的编织技术,巧妙地结合在一起。织物在纬向没有重复图案,但在经向有变化,长度范围从小于10厘米到大于13厘米。

隋代文献《失主大志》中有“丝弓图案”的记载,可能是指这种织物。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出土了一种类似的带有吉祥动物图案的丝绸,上面有更多的动物形象。阿斯塔纳也广泛生产类似的卷云网格平纹织锦。此外,在新疆尉犁营盘和敦煌外的烽火台遗址也发现了大量类似的碎片。从编织结构和图案风格来看,这个碎片也是早期纺织工业的产物,很可能是朝鲜(386 ~ 581)的一篇文章。

(图片和文本见大英博物馆官方网站)

澳洲三分 吉林快3投注 上海快三

新闻热点
栏目热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ohubli.com 郭寨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